作者:呂國禎

我不再談失敗 寫吃喝玩樂才痛快

帽子大王三勝製帽董事長戴勝通,竟然出雜誌,還辦起旅行社了。昔日債台高築又跳票,住家、工廠、辦公室全都被拍賣的戴勝通,是怎麼走出來勇敢面對債務,重新再起?戴勝通的資產都被拍賣了,這段時間雙親陸續過世,自己卻一無所有,全部的醫療、看護與喪葬費都由兩個弟弟負擔。他自己只能靠著家人的接濟過日子。

他曾被稱為全球帽子大王,被延攬為總統府國策顧問、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,還曾陪著總統出訪友邦接見外賓,光國宴就吃了十二次,更是最早到中國訪問,與當時國家主席江澤民見面的台商之一。

但走進台北市復興南路的辦公室,擁擠的室內擠滿了員工、雜誌、書籍,他的辦公室只有簡單的辦公桌、平價塑膠皮沙發、茶几。過去,復興北路的辦公室,洗手間如五星級飯店,附設擦鞋機、吹風機,還有音樂流洩,個人辦公室有鑲金骨董槍、雕像,以及他跟歷任總統合照掛在牆上,還有一套鑲金的豹紋沙發,戴勝通喜歡坐在上面接受訪問,霸氣外露。

現在的戴勝通,辦公室是租來的,只留下一張當年剛創業、到美國亞特蘭大設廠的照片,一邊指著照片,一邊告訴我們,身上衣服的價格,全都是平價服飾,過去的西裝也不穿了。跟弟弟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一模一樣:襯衫三件一千元、領帶一條二百五十元、褲子不超過一千元,開國產三十五萬元的中古車跑民宿。

不頻繁見老友,才不會被過去困住

這是戴勝通重新定義自己、敗部復活的第一步,丟掉過去、才能面對未來,他要回到當初那時創業的初心。為了創業能量,戴勝通說,跟昔日的老朋友盡量不見面,才不會陷入過去成敗而無法自拔,所以他台灣跑透透,努力認識新朋友。

這段日子,還曾遇到一個餐廳老闆,跟他有類似的遭遇。他跑到戴勝通的辦公室,試圖安慰戴勝通,說他人生也曾經慘賠二十億,同是天涯淪落人,他能理解戴勝通。但戴勝通告訴他,每個人都有成敗,他說:「要說我的失敗故事,可以一直說,說二十年,但我沒有那個時間,也不想到了八十歲,還在講過去的失敗。」

會變成暢銷書作家,本來也是要說過去,戴勝通接觸出版社跟文字工作者,想把自己的經歷寫成回憶錄,並為海地投資案失敗做澄清,書寫了超過十萬字。

但大轉折來了,二○○九年七月二十八日,戴勝通忘不了這一天,司法單位一早八點就來敲門,進來就搜索,接著把戴勝通夫婦以及兒子戴東華帶走,而且分開隔離偵訊到晚上七點鐘。戴勝通說,被帶走時,兒子還紅著眼眶,但他說:「做得正就不要怕被查。」

緊接而來的是債主以及黑道,要戴勝通還錢。其實,戴勝通海外還有資產,可以一走了之,但他選擇了處理海外資產還債這條路,他說:「是不能出國不幸,還是不能回國不幸!」走了是一輩子回不了家,甚至連累他的家人。

他攤開筆記本,原來戴勝通兄弟姊妹們每個月都會聚一次,一起住飯店或民宿,前二十年都是戴勝通出錢,他跳票之後,變成弟弟戴勝益、戴勝堂埋單,每個月固定聚會,成為戴勝通支持的力量。

這段日子,戴勝通還曾經搭捷運到龍山寺站下車,看著街友告訴自己:「戴勝通啊,你要是再不認真,就會變成這樣啊!」失去了帽子生意,卻讓他有機會從美食、民宿達人再起。五年來他跑了一千四百家民宿,在回憶錄出不成的狀況下,改寫吃喝玩樂,但出書一開始並不是這麼順利。

不隱姓埋名,反而賣出熱銷書

二○○九年,他擔心自己的名聲不好,選了筆畫二十四畫的吉祥數字,取「官東侑」的筆名出書。「印了三千本,只賣兩百本,根本就賣不動,」戴勝通說,出版社建議他乾脆用本名勇敢去面對,沒料到改回本名,竟然成了暢銷書,銷售量超過一萬本。

敢勇敢面對,正面跟反面往往是一念之間,昔日風光的戴勝通,這些年來已被一些人淡忘,甚至是戴勝通與戴勝益搞不清楚,所以有些人遇到戴勝通,竟然稱讚他說:「你的王品集團做得不錯喔。」

我們也嘗試問他怎麼看王品集團,戴勝通說:「戴勝益、戴勝堂比較會賺錢,是我哥哥。」昔日是戴勝通這個大哥帶著兩個弟弟,從台中大甲出來創業,但戴勝通化負面為正面,接著說,要比美食、民宿,他比他們兩個懂,因為「他們是做吃的,我是負責吃的。」

更樂觀的想,善用兩個弟弟,還能成為戴勝通美食書、民宿雜誌的活廣告,翻開戴勝通的書或雜誌,描述美食或民宿時,不時就拿出兩個弟弟的評論來讓文章加分。

隨著第一本雜誌出刊,戴勝通順勢辦個人銀髮旅行團,標榜他親自帶團,還有兩個專業護士陪同住民宿、看美景吃美食。戴勝通開始了他再起的新商業模式。

其實,他債務還沒還光,但戴勝通說,要勇敢面對,不僅要賺錢還債,現在他有人脈、有經驗、有實力與體力,還能再拚二十年,到八十歲時再創事業高峰。

文章來源:商業週刊 1322期 2013/10/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