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看到施振榮先生倡言:堅持保護主義,保證輸。我是第六屆青創楷模,他是第五屆,我從事傳統產業,他則是高科技,但兩人對產經理念常有南轅北轍之見。
我不是說中小企業要保護,但最起碼要公平對待。以前電子業不用繳稅,以前出口課萬分之三之外銷出口拓展費,電子業不用,那就是對電子業的一種「保護」,以前施先生剛創業,也去找青年創業貸款,那也是一種對弱勢族群的一種保護。
現今政府公佈台灣有123萬家中小企業,但坊間傳,事實上在運作的只有40~50萬家,這些中小企業股票不能上市,這些中小企業在政府眼中是個棄嬰,但要雇用800萬個就業機會,我們不是要保護,最起碼要公平對待。
「特權」比「保護」更可怕,大企業富可「比」國,大企業股票上市是一種「保護」的特權,上市後,再「合法」的申請幾百億、幾百億匯往海外投資,政府、大企業「合法運作」,我們中小企業要政府公平對待,那是最低的請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