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企業富可「敵」國,大企業在走國際化,大企業股票上市,大企業面值十萬的股票可以換到兩三百萬的現金,然後更大步的走向國際化。

顧家,是中小企業的事,這群中小企業的老闆肩負起顧家的責任。資金大量外移,人才大量流失,產業快要空轉,試看看工業總會、商業總會、紡拓會下的近兩百多個產業工會都已奄奄一息。

馬總統五年來都沒到過中小企業為我們來打氣打氣,我倒覺得馬總統應該要把關愛的眼神轉移到中小企業。

我建議在總統府內─常設委員會,「中小企業勞資關係委員會」,定期的把這些中小企業雇主及員工找到總統府打打氣,這只是一種鼓勵,但卻是打開台灣悶經濟的第一把鑰匙,這是一帖良方。

後記:一連三篇談台灣產、經前途的文章,或許大家比較不習慣,以前我在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八年任內,我常有很多建言,我無私心,我憂心台灣,年近七十,無所求,我為我出生的地方盡力而已,在大家「明哲保身」的悶經濟裡,我此舉,請大家見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