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,家住在工廠樓上,我在台北打拼業務,三十年就是這麼過的。

每星期四我就回清水,所有員工就說;今天禮拜四,何也?因為老董每星期四一大早就上市場買豬腳,因為「勝通啊」喜歡吃豬腳。

2005年,我事業的最低潮,他走了。

2008年,老媽也走了。

我們總以為父母親會陪著我們直到永遠,但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

孝心、代溝,我也有過,甚而和父親吵過架,但父親走了,連跟他講話的機會都沒有了,想到他就想哭,現在我年近古稀,回憶起他們直叫我掉淚。

 

各位FB的好朋友,有空回家看看兩老,即使10分鐘也好,不要留下遺憾。

阿通生活點滴

2012.07.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