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九歲,三十八年前,一輛裕隆2000cc黑頭車45萬,但我用45萬買了一輛15年中古賓士車。台北台中,每星期要載老外看工廠,他們每次都下單。我知,老外在想:這家工廠一定很有錢,開賓士,而且十五年前就開賓士,訂單開給他一定沒問題。那輛45萬的中古賓士,我很快就賺回來了。

這一輩子從二十九歲到六十二歲,我共開了九輛賓士。前三輛均是中古車,而後三輛是老爸換新車我接他的手,最後三輛才是開新車。

公司大,有錢就不用裝闊,但中小企業也有時裝點闊,那是想給外國人有信心!雖然我總共開了三十幾年賓士車,但從老外那邊總共接了幾十億訂單。那些賓士車的錢,只是置裝費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