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十五年前,邱吉爾、羅斯福、蔣中正在埃及的開羅開「開羅宣言」。何以選擇開羅?你去看看,站在埃及博物館附近,你以為你在紐約,現在呢?很多埃及人看到黃種人,都會講一個字:「筆」,他跟你要原子筆,抽菸的向你要「菸」,因為他們工作兩天才買得到一包香菸。
 從去年二月至今年二月,我共去了埃及五次,每次十三天,也就是說,一年之中,我有兩個月在埃及,和埃及的百姓相處,看到他們的善良、他們的無奈,反思我們三十年以後的情境。
 眼看今日的台灣,全民應靜下來省思,下一代在我們的口沫中,前途將何去何從?上個月我一趟斯里蘭卡,導遊說他們的外匯收入第一名是女性至國外當外勞寄回來的錢,四月十九日一趟南昌踩線,看到其街景之現代化,台北再發展三十年也趕不上。二十四日又三天武漢,和我十三年前的一趟武漢,完全像變魔術般的成長,它們還只是二、三線城市呢!
 三年來,我只認真我的老年創業,不發一語,今我們領導者、老百姓是否該靜下來為下一代著想呢?人家習近平「輕輕鬆鬆」地搞定川普、金正恩,帶著全民發展經濟,你看看十年後,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國,而那時的美國將束手無策。
 我曾在多明尼加開工廠二十年,多明尼加站在其利益,他們是對的,我們全民的思緒只有拔管和罵多明尼加嗎?
 大家靜下來團結在一起發展經濟,不要輸人家,那才是我們的明日之路!

戴勝通 5月3日 凌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