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暮年的不捨」

記得,我60歲的打油詩,

六十看似三十幾,

花甲老翁誰說的,

街頭俏妞甜如蜜,

尚有半百人間戲,

前日清晨,睡不著,寫道。。。

匆匆一過七十載,

眼看又將是年夜,

笑臉痴憶歲與月,

張眼已快是盡頭。

十二年,我心境是如此的轉變,記得,老爸69歲生了場大病,從此體弱,直至他的人生休止符,82歲,每大年初一,我見他的第一句話:「我們又多一歲了。」我知,他時時刻刻對這個世界的留戀與不捨。

過年,我也72歲了,在我老年創業的此刻,我天天工作14個小時,何也?因為自己人生規劃的理想尚未實現,不想含恨。

到「晚」年,還在創業、還在掙錢,或許您會對我有個「同情」,不!此時,有體力做,有自己理想的發揮,那是我的福氣。

上星期,我去宜蘭,我跟Jane橙堡民宿的老闆珍珍說,這部TIIDA可能是我人生的最後一部車,她訝異。此TIIDA,七、八年前買二手車,我上山下海又跑了10萬公里,我看此老爺TIIDA,再跑個5~10年,那是沒問題的。

「看錢」我做夢都會笑,但那不是唯一,健康的身體,珍惜與身邊所有人的緣分,給台灣加分,這才是我此刻的人生目標。

「40歲的衝勁,50歲的體力,60歲的智慧,70歲的心胸。」此為我此時人生的最高境界,我做到了!72歲又何懼。

戴勝通 2017.01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