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弟每天走一萬步,我也跟著走一萬步,常常在東區地下街走,表妹夫婦在地下街開服飾店,表妹夫他會看紫微斗數,七八年前他跟我說「未來你會過著遊山玩水、含飴弄孫的生活」天啊,我完了,我的事業完了,但他又說「你的事業巔峰在未來」,更叫我丈二金剛。

 

今天的主題是:含飴弄孫。

 

我的孫子諾諾,今年進小二,我倆差60歲,但我倆好得不得了,從諾諾三歲開始,我有空就「抱」著他悠遊台北,我們祖孫倆可從早上十點玩到晚上十點。

舉凡新光A8館、貓空纜車、后豐腳踏車步道都有我祖孫倆的足跡。我們一起去買蛤仔,我教他站在小凳子上洗蛤仔,我煮蛤仔麵線給他吃。

戰鬥陀螺、神奇寶貝、機甲英雄,他是箇中高手,但都是我偷偷的帶他去玩的(因為我媳婦會罵),他有超過500量的Tomica小汽車,都是我省下零用金去買的。

我和諾諾不住一起,但我天天在想念他。

升小二了,但我們坐上計程車,他就坐到我腿上來,要我抱抱。有時候,他來跟我睡,快睡著的當下「爺爺抱抱、爺爺拍拍」,拍一下,他睡著了。

升小二了,他的學校是全國五大私立學校之一,管得很嚴,上學期全班第一名。但有次祖孫私下相處,諾諾掉著淚說「爺爺,我被罰一個月不能玩 i Pad 遊戲」,諾諾你掉著淚,爺爺的心好疼好疼,但那是你人生成長的階段,那是教育,諾諾,爺爺希望你有一個快樂的童年。這就是我的含飴弄孫 (下星期請看續集)